不见清溪

张君

茱萸别秋子:

记得文院曾经写过一篇歌行体的《葛候》,唔哇哇,觉着有趣,于是乎自己也试一篇歌行体的《张君》(≧ω≦)只压了韵脚,古体就不拘体格了,还有就是不能以辞害意,是故有所偏颇之处也实在是为了【意】的连贯性😅
很拙劣的辣,姑且一看罢(「・ω・)「嘿
当然和院院的《葛候》还是不能比
但其实从【诗】的高度俯视,《葛候》也还是二流
所以今人就不要作古诗了……
——————假装这是分割线——————


张君


昔当明镜前 绰约美少年


识悟亚元常 经史执孝廉


一复归去来 州署空吟鞭


东望先生至 看取明镜前


镜前华姿皎霜雪 陌下君子转玉颜


锦城九锁烟云深 锦江千里绕芳甸


我请为君行 愿为君执剑


朝渉泸水源 夕宿滇池县


滇池闻杜鹃 哀哀鸣其间


我见意踌躇 我病身经年


流徙三载君不见 弄珠盈旬惊汉燕


滞雨常吟蜀山谣 凌霜犹对明镜前


昔时兰台风为裳 换取书疏尤堪怜


而今裁章花作骨 芙蓉叶落清昼闲


闲弄朱毫濡小砚 蒲葵团素谩彩笺


休道纷纷弦俱裂 忆君迢迢隔青天


陌上佳人行尘倦 桂火流苏枕月眠


陌下离曲断还续 杯酒欲邀琉璃钱


鬓如长夜 心思如线


目似寒泉 流光似剑


更漏声迟 余酲满面


始凉薄 书题遍


十年多病风情浅


——————假装这是分割线——————


接下来是解析版:


张君


昔坐明镜前 绰约美少年
(张裔第一人称哦!)
识悟亚元常 经史执孝廉
(前句指许靖入蜀评张裔堪比中原钟繇,后句指指张裔治经成名孝廉出身)
一复归去来 州署空吟鞭
(归去来是出任鱼复县长,吟鞭是归蜀任职州署兼帐下司马)
东望先生至 看取明镜前
(先生就是诸葛丞相哦!亮裔初遇,诸葛亮可是改变了张裔一生的人呢!)
镜前华姿皎霜雪 陌下君子转玉颜
(德阳陌下就是张裔临敌战败之处)
锦城九锁烟云深 锦江千里绕芳甸
(就是张裔作刘璋使与刘备恳谈而使成都开城献降的事)
我请为君行 愿为君执剑
(要被任职益州太守了呢~)
朝渉泸水源 夕宿滇池县
(太守到任ing)
滇池闻杜鹃 哀哀鸣其间
我见意踌躇 我病身经年
(张府君如瓢葫,外虽泽而内实粗,不足杀,令与缚吴😇)
流徙三载君不见 弄珠盈旬惊汉燕
(汉燕指的是马谡,用的是白菜的梗~ @晚菘
滞雨常吟蜀山谣 凌霜犹对明镜前
(明镜前总是出现,呼应张君从少年到青年到壮年,啊哈哈,张君没有老年~他致死都未曾衰老过)
昔时兰台风为裳 换取书疏尤堪怜
(在镜子前回想起年少时的境况~)
而今裁章花作骨 芙蓉叶落清昼闲
(而今任职丞相长史)
闲弄朱毫濡小砚 蒲葵团素谩彩笺
(留府长史的日常😘)
休道纷纷弦俱裂 忆君迢迢隔青天
(指的是葛亮南征北伐,张君留府)
陌上佳人行尘倦 桂火流苏枕月眠
(这是指张裔唯一那次离府,远赴汉中向诸葛亮咨事,佳人啊也是指张裔哦~)
陌下离曲断还续 杯酒欲邀琉璃钱
(亮裔嫌隙初现)
鬓如长夜 心思如线
(以下都是对张裔的描摹,最后一句神来之笔个人非常喜欢,就不注释啦(*/∇\*)
目似寒泉 流光似剑
更漏声迟 余酲满面
始凉薄 书题遍
十年多病风情浅


附:文院的《葛候》


葛候


我生不为逐鹿来 都门懒登黄金台


闲卧阡陌持稼穑 纵横相撑尽尸骸


欲济江河厌山远 欲作壁观锁愁怀


抱膝日暮吟梁甫 草庐始向将军开


半席殷勤座前虚 抚髀慷慨恨头白


三分如意调鼎鼐 指挥荆益凭剪裁


感君只身悲黎庶 误我一世渍尘埃


扬鞭倥偬频回首 涧溪望月洗苍苔


驰帆菰芦破碧浪 激嚣风雷驱虎豺


识治萧相赞亚匹 经纶管乐愧良才


忆昔鹿门杵臼友 遥仰麟阁叹命乖


鲲鹏振翼举天外 犹怜鸡黍约桑槐


时来织整西川锦 运去拾掇彝陵柴


寂灭魍魉同袍带 江河不流咽余哀


涕下款诚托白帝 万乘于我何加哉


零零黄叶舞飓刃 营营青蝇构嫌猜


崩扶泰山色不改 掌国谈笑鬓毛衰


正议必死动寰海 出师兴复命旗牌


呼啸朱轮接玉轴 蔽日箭弩洗灰霾


雪压弓刀凝赤焰 风悲秋原独徘徊


尽瘁臣节兴绝微 思移帝祚还旧宅


中道故友半凋敝 皎月高悬照皑皑


狐疑履冰问寝食 气吞睥睨遗裙钗


嶙峋涧石酬知遇 梦回画角任湮埋


长堕星芒象牙帐 依然隆中一书斋


我生不为逐鹿来 援袍踞临黄金台


充栋汗简随风起 不觉宛尔泪满腮


注:虽然院大写得比较晦涩,但作为一只亮粉如果连《葛候》都读不懂就太心塞了!
所以葛候就不住辣!(๑•̀ㅂ•́)و✧

评论

热度(42)

  1. 不见清溪茱茰別秌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绿蘩悲水曲茱茰別秌子 转载了此文字
    解封了好开心(●°u°●)​ 」来来来,解封第一弹古乐府《张君》嚯哈哈为张裔疯狂打call✧٩(ˊω...